中立但有態度
不炒作不忽悠

許揚:域名王國的締造者

呱噪的互聯網行業,一波又一波的創業者前仆后繼,高潮迭起,卻也折戟無數。

“域名”,作為互聯網企業存在的根基,竟不僅鮮為民眾所了解,甚至更不為大多數互聯網創業者所真正認知。

當1985年世界上第一個注冊域名誕生的時候,恐怕無人能料想,這些由英文字母、數字組合而成的“互聯網門牌號”,竟蘊藏著價值億萬的財富。

少數極其敏銳的掘金者,在域名領域搶得了先機。20世紀90年代,隨著互聯網技術和經濟的跨越式發展,國外域名商們掀起了瓜分域名的狂潮。彼時,中國互聯網也逐漸起步,國內最早的一批“域名商”應運而生,當時不滿20歲的許揚便是其中一員。

時至今日,當年國內外那些聲名顯赫的大域名商們或將手中域名悉數出售了結出局,或因對域名的發展趨勢判斷失誤而錯失良機,仍如許揚一樣堅守在域名領域精耕細作的玩家早已寥寥。

在神秘的域名領域,作為手握數萬頂級域名的業界一哥,許揚是一個謎一樣的人物。即便業界資深同行,也少有見過其真容者;他給自己的創業公司起名“名揚控股”,自己卻常年隱居于網絡背后。

許揚:域名王國的締造者

機緣使然,筆者在廣州造訪了這位神秘創業者,聽他首次對外破解域名這個網絡寶藏的商業邏輯和開門密碼。

大數據中挖寶藏

許揚的創業故事,相比于一般人也要更早一些。

1980年,許揚出生于廣東潮汕。小時候的他癡迷于踢足球,曾立志于綠茵場揚名立萬,不曾想在高中一年級時接觸到電腦,從此便一發不可收拾。高中三年,他基本與電腦為伴。在那個連計算機技術教材都不易找尋的年代,許揚通過自學很快便掌握了不少編程竅門。

1999年,許揚考入華南理工大學電信學院,因為計算機水平高人一籌,大一便負責起了學院的網絡團隊,并且很快在這個華南技術重鎮的全校編程比賽中斬獲第一名。

大一下半學期,許揚在課余時間負責跨國電信巨頭愛立信的一個市場調研項目,項目的主題是“移動互聯網在中國”。“我覺得那個調研對我非常重要。”許揚稱,在調研中,他突然意識到去挖掘蘊藏于技術中的商業價值,并由此開始領悟市場思維以及對趨勢的發展進行判斷。也正是從這時起,許揚開始關注網絡域名。

“當時注冊域名非常非常麻煩,要提交到北京的代理機構,這需要一天時間,給代理商的錢還沒匯過去,想要的域名就已經被搶注,我才明白域名還能被搶注。”許揚說。

可是,用一般的手工方式根本搶不到,許揚發揮自己的特長自主編寫程序,計算哪些域名會被刪除,什么時候會接受注冊,用程序精準地提交申請,將想要的域名拿到手。

更重要的是,部分域名注冊到手,就有人找到他購買,開價便是一千多美元,而注冊費不足10美元,財富之門自此打開。

2000年下半年,全球網絡泡沫破滅,大批網站關門,大量優質域名因為沒有續費而被域名管理機構刪除,重新接受注冊。大批好域名呈“井噴”態勢涌現,全球域名商重新又開始瘋狂注冊。面對這輪域名圈的重新洗牌,許揚沒有錯失良機,從中搶奪了不少籌碼。

由于資金有限,許揚每天只能在幾萬個可注冊的域名中挑選出幾百個。為了寫出大量腳本程序以通過“大數據”來篩選域名,那段時間他每天只能睡幾個小時,但卻樂在其中,“機會是給有準備的人,你沒準備好傾盡全力去抓住,機會不會等你。”

在這波注冊高潮中,來自世界各地的十幾位技術高手,瓜分了這批價值難以估量的優質域名,這批人后來在全球域名領域呼風喚雨。

比較明顯的好域名在2001年前基本被注冊完畢,如何準確預測哪些域名詞匯在未來會變得熱門而值錢,成了待解之謎。許揚向筆者道出了其中的秘籍:通過腳本程序跑搜索引擎,跑相關的國外網站翻譯過來的詞匯,根據大數據進行各種精密加權計算,篩選出域名,然后憑借個人嗅覺進行人工挑選,最后通過技術去快速注冊。

“十五年前,我已經開始使用大數據了,而且是實實在在地靠大數據挖掘出財富。”多年后,許揚依然得意。2005年,他用自己的算法發現“網貸”這個詞不錯,2006年,他又發現“白條”這個在當時沒人要的“貶義詞”也不錯,于是花了10美金注冊下來,2015年底,某網絡巨頭耗資超100萬美金將baitiao.com買走。

就這樣,在二十歲出頭的年紀,許揚就實現了財務自由,域名的挖掘與收儲也一路進行。

目前,名揚控股以及其旗下海內外公司,已經持有GZ.com(廣州)、PPP.com(政府和社會資本合作)、pinpai.com(品牌)、guquan.com(股權)、wangdai.com(網貸)、kuaile.com(快樂)、tejia.com(特價)、shequ.com(社區)、mifeng.com(蜜蜂)、liwu.com(禮物)、 naifen.com(奶粉)、youxuan.com(優選)、haofang.com(好房)、bai.com(百)、shu.com(數)等數萬個價值不菲的頂級域名。依據2015年域名市場的行情價格,上述數萬個域名市值超過10億美元。微軟、百度、京東、阿里巴巴、新浪等網絡巨頭旗下的眾多網絡品牌域名,均出自名揚之手。

深挖域名價值

2004年,當時的全球“域名大鱷”葉云以1.64億美元的價格將他搶注到的10萬個域名打包出售,震驚了全球域名圈,自然也極大震動了許揚。“他曾是我心目中遙不可及的目標。”許揚說,“不過,在花了很長時間思考后,我覺得無論是互聯網,還是域名行業,一切才剛剛開始,所以決定堅守下去,深入挖掘域名價值。”

許揚找到域名買賣交易以外的盈利模式,始自網絡流量直航業務。所謂網絡流量直航,就是把注冊到的域名,生成可被訪問的網站,在獲得網民訪問的流量后,便可獲得收入分成。業務雖然看似簡單,卻需要依托海量的域名資源,特別是容易被網民自發輸入的那些域名資源。

同時坐擁域名資源優勢和技術開發優勢,許揚和他的團隊,通過技術手段幾秒鐘就可以生成一個網站,比如許揚通過把他的注冊域名“liwu.com”生成為“禮物網”,網民可能在不經意間就會訪問到這個網站,上面會有他們感興趣的相關內容和廣告,這樣就實現了商家的推廣宣傳的訴求,許揚則借此獲得收入分成。

據許揚稱,國外的網絡流量直航業務,最初是雅虎在2002年開始和類似這樣有流量的網站進行的廣告業務合作。小規模的試水后,流量直航業務的商業價值被市場認知,于2005年前后普遍發展起來。受到美國市場啟發,許揚的公司于2006年推出流量直航業務,也是國內最早開發這類業務的域名商。

與此同時,許揚還推出了域名停靠業務,即任何域名所有人將域名“停靠”在許揚的平臺上,就可以將域名生成為一個網站,從而加入到海量的網站群中,分享流量收入分成。域名停靠平臺甫一推出,便吸引了國內外很多資深的域名玩家,名揚停靠網很快成為亞洲地區最大的域名停靠平臺之一。彼時谷歌開展域名停靠業務時在全球僅有數家頂級合作伙伴,停靠網即是其中之一。

在外界看來,許揚貌似坐在一座金礦上,只待金子源源不斷地流入,其實并沒有那么簡單。他坦陳,尋找一個域名的操盤手,遠比尋找一個基金經理難得多,在美國如此,在中國更是如此。一個域名適合停放什么樣的內容,如何將這些流量導航到合適的地方,以產生最優化的結果和最大收入,需要長期的積累和不斷的學習。也正因此,在域名領域長久不懈地堅持和學習才使許揚坐在了這座金礦上。

篤定拼音域名

如果說之前,有關域名投資與價值開發主要是圍繞海外市場開展的話,2007年,許揚的視線開始轉向國內。

“其實早在2000年那波域名搶注大潮中,我就有意識到拼音域名在國內大有市場,只是在當時,一來國內的互聯網產業才剛起步,尚不發達,導致目標客戶不如海外多,二來我當時還是個學生,沒有那么多資金去投入海量拼音域名的注冊。”許揚回憶道。但即便如此,他還是用有限的資金搶注到很多如今被看來是優質的頂級域名。

2007~2008年,域名搶注的爆發期過后,國內外域名市場逐漸趨冷,“當時到了瓶頸期,一年里注冊到的好域名還不如我們以前一天注冊的多。”那時,國外的域名商也還沒意識到中文拼音域名的潛在價值,許揚則趁此機會逐步買回一些拼音域名。有時候,在出手購買域名時,甚至更多是因為情懷而非商業利益驅動,回過頭來看卻收獲了意想不到的回報。就像當時很多域名都掌握在國外投資者手里,其中有一些放的都是反動或者是色情的頁面,他就逐漸買一些回來。“當時買回來的那些域名,現在看很多都是數百倍的回報,老天還是愛笨小孩的。”許揚說。

最早,國內比較流行的互聯網域名是以新浪(sina.com)、搜狐(sohu.com)等為代表的一批中西字母混搭的域名。隨著互聯網企業在國內的大量涌現,以及互聯網的用戶由早期的專業人員向大眾過渡,輸入法的使用也由五筆轉向拼音,許揚敏銳地認識到,這類有“不中不洋”之嫌的域名將會遇冷,拼音域名將在國內大行其道。

2007年,許揚在公開演講中,首次提出因輸入法習慣改變的拼音域名將成為國內域名的主流,加之彼時百度搜索在國內受到追捧,其域名“baidu.com”也讓市場認識到拼音域名給網民帶來的便利,一夜之間拼音域名成為了幾乎所有互聯網企業的首選。

在此之后,好的拼音域名更像是一種共有資產,存在競爭性。許揚舉例稱,有一個網站叫美菜,做蔬菜配送,還有一個網站做美女招聘,叫美才,另外還有做彩票的,叫美彩,這時候對域名的需求就出現交叉情況,即大家都需要meicai.com。如果這個域名被一家購得,其他家就相當于失去了自己的“網絡門牌號”。如果一個品牌的域名恰恰在競爭對手手中,后果不堪設想。“你投入一個億廣告想拉客戶來你的網站看看,結果有三千萬幫對方拉了客戶,更不要說對方還可以利用域名主動阻擊你。”許揚解釋。正是由于域名在互聯網中占據著無可代替的地位,使其成為一個企業重要的品牌資產,事關企業在互聯網中的營銷成敗。2008~2010年訴諸法庭的真假“開心網”一案,更給企業敲響了警鐘。

近年來,隨著國內互聯網企業的不斷涌現發展,許揚的更多精力也隨之投入到域名的應用甚至延伸到企業的市場與營銷建設中。“許多人以為域名只是一個字母和數字的組合,實際上域名真正的學問是品牌營銷學。”在許揚看來,一個域名只有真正得到好的應用才能凸顯其價值,脫離開應用的域名只是鏡花水月。

許揚分享了他曾經參與過的一個案例。國內知名團購網站“糯米網”在2010年項目啟動之初曾找到許揚購買域名,一開始想要“甜米”的域名。許揚在調集他名下和合作伙伴的域名庫后建議,“糯米”比“甜米”更合適,因為大家都熟知“糯米團”,很少有人會說“甜米團”,既然是被應用于“團購”網站,“糯米團”更顯貼切,而甜米則不一定能達到糯米的效果,現在看來也是比較成功的一個例子。“很多時候,用戶體驗正在這一字之差。”許揚說。

2013年,京東花費3000萬元天價購入“jd.com”,刷新當時國內的域名交易紀錄。此前,京東的域名為360buy.com,不僅容易讓網民與奇虎360產生聯系,而且不少用戶是通過百度搜索進入京東頁面,京東每年為此向百度支付大量數千萬元的流量費用。

許揚解釋:“以前,營銷就是圍繞品牌來做,但現在是首先得有域名,有了域名再想品牌營銷。而且,由于域名本身有一個路徑,消費者可以通過這個路徑去購買或了解更多品牌信息,這也是域名比傳統品牌更重要的地方。最佳的狀態是,域名、品牌和服務特質三者能夠統一起來,這時候域名的巨大價值便可以得到充分的釋放。”

不過,雖然京東啟用新域名“jd.com”后獲得了市場的成功,但許揚并不認為以簡拼形式存在的域名值得企業大規模效仿。他認為,企業在域名應用時需考慮多個層次的需求,未必是越簡單越短的域名就是好的,還需要與企業品牌相得益彰,好的域名能讓用戶一看到就留下深刻印象。“除了QQ以外,我是國內第一個有兩個字母縮寫頂級國際域名的人,即GZ.com(廣州),但我不認為簡拼域名會是未來的域名發展熱點。‘jd.com’成功的很大一部分原因是配合著相當巨額的廣告投入,而拼音域名會讓用戶與品牌冥冥之中產生交流,這是簡寫域名不容易實現的。”許揚說。

把域名給最好的創業者

2013年,移動互聯網逐漸呈現迅猛發展態勢,一時間很多人覺得域名沒有價值了。

“我和姚勁波(58趕集CEO,國內知名域名投資人)在他的北京辦公室為此爭了一整個下午,他就認為域名沒有投資機會了,移動互聯后,為什么還需要域名?”

而許揚的判斷是,最終沒有什么東西可以取代域名,它是互聯網的一個根,無論是PC互聯網還是移動互聯網。

就在許姚會面不久以后,2013年末唯品會以1200萬元購買“vip.com”,2014年小米宣布啟用“mi.com”,交易價格達到2243萬人民幣。2015年2月,奇虎360宣布購入“360.com”,據透露此次交易價格逾1億人民幣,重又創下國內域名價格交易的新紀錄。

許揚的觀點得到市場印證,他的判斷依據仍是域名的路徑功能無可替代。2014年,蘑菇街從許揚處購得“xiaodian.com”(意指“小店”)。“蘑菇街為何要買這個域名?因為當用戶去App商店或安卓商店搜索‘小店’時,和‘小店’相關的可能有一百家,但是有了‘小店’這個域名以后,你就會成為最權威的那個。”許揚解釋稱。

此外,在競爭日益激烈的互聯網上,單一依賴APP商店、安卓商店甚至微信公眾號等等都會給企業造成潛在風險,好域名或將成為企業的救命稻草。以Uber為例,繼2015年5月被微信屏蔽后,2015年12月3日,微信對Uber所有的運營城市的公眾號進行了全面封殺,理由是“涉嫌違反相關法律法規和政策”。而廣州Uber則在第二天火線應對,上線新的互動社區 Ubernihao.com ,填補了信息發布平臺的缺口。

許揚表示,在開放的互聯網時代,域名一定是代表企業的最佳入口,Uber的例子顯而易見,擁有域名才能讓企業在市場競爭中游刃有余,反之就會陷入被動,任人魚肉。

2015年,政府對大眾創業、萬眾創新的推動,傳統企業的轉型升級需求,使得互聯網在整體經濟中的地位得到凸顯,域名作為互聯網最核心的資產,需求量非常龐大。據悉,平均算下來,這一年中,很多域名價格翻番,有些類別的域名甚至飆漲十倍。

許揚說:“現在域名已經很貴了,好的域名可能都過千萬,創業者早期不一定買得起,我希望把最好的域名給最好的創業團隊。下一步,我希望花較多精力,為手里比較好的域名挑選一個個好的團隊,通過域名和資金投入,幫助創業者成功。”

Uber創立早期,曾因沒有錢購買域名,而以2%的公司股份換得uber.com的域名。許揚認為,對域名的重視程度,也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反映創業者的心態。“如果他沒有基業長青的心態,肯定不會花重金買域名,這也和種樹還是種草的道理一樣,對于急功近利者,他怎會去做‘十年樹木’的事。他更愿意花錢做廣告買用戶,干‘一個夜晚就可綠起來’的綠地工程。”

新夢想

在名揚擁有的數萬個域名中,有大約一千個頂級域名是被許揚鎖住的“非賣品”。“有一段時間,我每周都要仔細翻閱一遍,對我來說,就像藝術家欣賞書畫、鑒賞家把玩古董一樣。許多域名實際上也寄托著我的思考和情懷,也是一種藝術品。”許揚笑言,自己屬于全世界群體最小的“藝術家”,因為全世界真正談得上將域名當藝術品的頂級投資人,不會超過10個人,其中有阿拉伯王子,有俄羅斯的軍火商,他們的共同特征是:理解域名的價值,收藏海量的域名。

“在別人看來,一個域名只是一個網絡應用產品,在我看來,好的域名是有生命的,好的域名應該得到好的歸屬、好的應用。”許揚解釋,這種想法其實并不虛幻,“一個好域名假如得到好應用,成為家喻戶曉的品牌,成為大家上網的幫手,就體現了價值,一個好域名沒被用好,可能慢慢就作廢了,甚至永遠不得翻身。”

“讓域名投資證券化,讓域名應用和風險投資結合起來,這是域名領域未來的方向。”按照許揚的設想,域名資產證券化以后,將可以成為普通投資者新的投資產品,進而還可以與風險投資相對接,使證券化的域名資產進一步轉化為投資股權。

據悉,這個全新的理念,已經和多家知名投資機構達成了合作協議,更是讓各地方政府的“雙創園區”爭先搶奪。“聽著玄乎,其實是很簡單的模式,名揚拿出最好的稀缺域名,和風險基金攜手,挑最好的團隊、項目結合,給錢給域名,協助他們快速成長。”許揚向筆者描述,“這是多么美妙的事情!”

這種美妙,和財富有關:“可能會成批地誕生網絡品牌、上市公司。”

卻也無關。許揚告訴筆者,除了域名,他其實沒啥家業,在他常年居住的廣州,他和家人住的房子,他和團隊辦公的小樓,都是租來的。

有些夢想,與財富無關。夢想,就是夢想。

Smilie Vote is loading.

轉載請注明來源:米米地域名 » 許揚:域名王國的締造者

分享到:更多 ()

評論 搶沙發

  • 昵稱 (必填)
  • 郵箱 (必填)
  • 網址

中立但有態度 不炒作 不忽悠

聯系我們爆料投稿
武磊西甲比赛回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