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立但有態度
不炒作不忽悠

杭州互聯網法院首例域名糾紛結案,米主贏回wellpay.com

2003年8月,wellpay.com在海外平臺被注冊,后因未及時續費在2014年10月26日刪除被預定競價,以五位數人民幣結拍,有“我們付、好支付”的意思。

2017年3月30日,域名城ID為“loud”的米友陳方博發帖說:“wellpay.com這米現在交易爭議,望米友們暫時不要收購。”

通過陳方博所發帖子了解到,原來:

今年3月21日,有買家通過愛名網給他的域名wellpay.com報價2000元。
3月22日,賣家還價50萬元。
3月23日,買家報價15000元。
3月24日,賣家還價45萬元。
也許是賣家看到連續5天沒有再收到買家的報價,心里有點“著急”了,想適當降價來激活談判,于是在3月30日,主動給買家一個新報價“40”(萬),并留言:“有興趣的話六位數可以談談,低了就不好意思了。”
信息發出去兩個多小時后,買家看到“地板”撿漏價,趕緊去付款了。

買家支付了40元錢買到了這個域名,系統把域名過戶到買家名下。

賣家這時才發現,自己原來想報價40萬的域名,不知為何卻錯手寫成了40元,買家看到這么低的價格自然是馬上付錢買回來了。

比較離奇的是,買賣雙方進行討價還價的是平臺的詢價議價系統,并非一口價哦。

好了,本文不展開討論該平臺的議價系統以及交易過程。總之,原本買家已經報價15000的域名最終因為賣家的“手誤”而以40元交易了。

于是賣家走上了與平臺、與買家的溝通之路,想拿回自己的域名。

在溝通、發帖都無效的情況下,賣家只能訴之于法院了。

賣家訴之于法院

大家都知道,走法院訴訟途徑是很耗時的,于是在4月7日立案成功后只能等待……

鬼才知道,這段日子里賣家承受了多少憂忡、焦慮和痛苦……出于將心比心,不少米友都在持續關注此事的進展,希望賣家能早日拿回自己的域名。

就在今天,賣家陳方博和小編說:

“米拿回來了,15天內轉移給我,是9月15號在杭州互聯網法院訴訟平臺在線審理的。”

審:經本院主持調解,雙方達成如下調解協議:

1、撤銷原告陳方博與被告王玉玲于2017年3月30日達成的合同。

2、被告浙江貳貳網絡有限公司于2017年9月30日前協助原告陳方博及被告王玉玲將涉案域名wellpay.com恢復至原告陳方博名下。

3、原告陳方博于2017年9月30日前支付被告王玉玲1500元。

4、本案案件受理費7300元,減半收取計3650元由原告陳方博負擔。

據我所知,這可能是2017年8月18日杭州互聯網法院正式掛牌成立以來,審理的首例域名糾紛案件。祝賀陳方博拿回了自己的域名,維護了自己的合法權益。

杭州互聯網法院訴訟平臺(netcourt.gov.cn)提供“網購”般便利的訴訟服務,起訴、立案、送達、舉證、開庭、裁判,每個環節全流程在線,訴訟參與人的任何步驟即時連續記錄留痕,當事人“零在途時間”、“零差旅費用支出”完成訴訟。

杭州互聯網法院訴訟平臺

杭州互聯網法院集中管轄杭州市轄區內基層人民法院有管轄權的下列涉互聯網案件:

1. 互聯網購物、服務、小額金融借款等合同糾紛;

2. 互聯網著作權權屬、侵權糾紛;

3. 利用互聯網侵害他人人格權糾紛;

4. 互聯網購物產品責任侵權糾紛;

5. 互聯網域名糾紛;

6. 因互聯網行政管理引發的行政糾紛。

之前我們公眾號報道了《域名持有人一紙訴至法院,炮轟騰訊公司強取豪奪》,得到了廣大米友和網友們的關注和鼓勵。

恰好該案昨天(9月20日)下午在深圳市南山區人民法院進行了第二次開庭審理。審理結束后,在場人員傳回消息說案件有了突破性的進展,當事人邵博有望拿回域名,我們公眾號會持續關注本案的進展……

最后,愿天下無仲裁、無訴訟,愿企業越來越重視和主動收購自己的品牌域名!

Smilie Vote is loading.

轉載請注明來源:米米地域名 » 杭州互聯網法院首例域名糾紛結案,米主贏回wellpay.com

分享到:更多 ()

評論 搶沙發

  • 昵稱 (必填)
  • 郵箱 (必填)
  • 網址

中立但有態度 不炒作 不忽悠

聯系我們爆料投稿
武磊西甲比赛回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