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立但有態度
不炒作不忽悠

蔡文勝的域名創業故事,一個草根的逆襲

蔡文勝,福建石獅人,高一輟學,早年幫家族做服裝生意,1993年移居東南亞,1999年回國后開始做域名生意,成為中國最成功的域名投資者。

他曾單槍匹馬,搶得十多萬個互聯網域名,總估值超過1億美元;
他高中沒畢業,英文相當爛,卻把網站賣給Google,還成為眾多 VC的座上賓;
他是第一流的天使投資人,所投網站中有多個已經是千萬美元級的熱門公司;
他和另一位超級站長做4399游戲網站,很可能會比陳天橋更先做成“平臺運營商”。

2014年6月底,30歲的李興平有了自己人生第一次乘坐飛機的經歷,一直以來,他都極少離開他的老家廣東興寧市。和此前僅有的三次出省一樣,這次李興平的目的地也是福建廈門。不同的是,他的朋友、搭檔蔡文勝專程從廈門飛來廣州,陪他一起出行。

他們要商量的是兩人共同運作的4399游戲網站的下一步計劃。事實上,這個投資不到100萬人民幣、40來個人的休閑游戲門戶,已經成為2008谷歌熱榜上排名第七的互聯網品牌,目前月收入超過1000萬元,私募估值超過8000萬美元。但他們暫時拒絕了投資,“我們會自己拿錢養,4399有機會做很大,IPO只是一個小目標。”蔡文勝笑稱。

他與李興平,也許是中國互聯網最草根的組合。都是成功的個人站長,先做對手、后成朋友,現在是搭檔,而且完全互補。李興平極度內向,不懂管理,習慣單打獨斗。而蔡卻有豐富的商業經驗,人脈深廣,頗得資本信任。

對于草根用戶的理解,中國網絡界沒有人敢說自己比李興平更強。 他初中文化,裝過電腦、管過網吧,于1999年5月創建網址導航站hao123.com,單日訪問量最高超過3000萬,堪比搜狐。2004年8月,百度以數千萬元的代價將其收購。

蔡文勝,福建石獅人,高一輟學,早年幫家族做服裝生意,1993年移居東南亞,1999年回國后開始做域名生意,成為中國最成功的域名投資者。2003年蔡開始模仿hao123做網址站265.com,2004年獲得IDG和Google投資,2007年谷歌中國以“數千萬美元”(蔡自稱) 的價格收購265。在此前后,蔡開始涉足投資,其參與投資的公司包括暴風影音、快車、CNCN統計、ZCOM、58同城等數十家熱門互聯網公司。

人們常常把互聯網的創業者分為張朝陽、李彥宏為代表的海歸派,和馬化騰、馬云為代表的土鱉派,這兩者盡管有明顯的區別,但有一個共同的特點是,他們在創業之初就是公司化的運作,依靠創始人的遠見和魅力,模仿國外的商業模式,聚集大量的人力財力,捕捉大的潮流趨勢,在成功上市之前,大都經過了漫長的“燒錢”階段。

而個人站長群體的創業方式則相去甚遠。個人站投入很少,沒有太高的技術含量,網站非常簡陋,通常就是依靠一兩個“殺手應用”,吸引幾十上百萬甚至千萬用戶,然后獲取廣告或者增值服務的收入。這是純粹的中國特色。

39歲的蔡文勝正是個人站長實現商業進化的最佳代表。

“一個人靠自己可以做成一個價值幾千萬人民幣的網站,只要走對10步,李興平等都驗證了;如果要做成幾千萬美元的公司就得有團隊,還要走對 50步,走錯一步都可能走不到;但要做成幾億美元的公司,就要走對100步,每一步走錯就可能會前功盡棄,我現在是在50步到100步之間。”

某種意義上,馬化騰、李彥宏、馬云等人的成功可以總結,但卻無法復制。對于大多數普通創業者來說,蔡文勝對產品的理解,對用戶的把握,對機會的判斷,包括其賺錢的思維方法,才真正具有極強的可實踐性。

在未來五年的“全民互聯網”時代,只有個別幸運兒成就大事業,那需要能力、膽識、團隊和運氣。但是,找到賺錢的有效法門,開拓一個良性發展的生意,許多人還有機會。

域名搶注秘技

“為什么做域名?因為我喜歡1塊錢賺10塊錢的生意。為什么我比別人做得好,因為我做事動腦子。所有的NB都是比別人多那么一點……”

“蔡總,30萬買你的suzhou.com可以嗎?”2014年7月21日晚,蔡文勝亮出他的iPhone手機,給我們看一個陌生號碼剛發來的短信,他的回復是“這個域名少于100萬不賣”。

幾乎每天,他都會收到這種和他商量買賣域名的電話、短信或者郵件。在“米農”(網絡域名玩家的自稱)的世界里,蔡是當之無愧的“老大”。就連國外的域名投資客,也都知道中國有個Mr. Cai。

有意思的是,蔡其實在2000年才開始做域名。當時早已過了域名投資的黃金時期(國際互聯網域名始于1985年,1992年之前域名都是免費的,1994年后有了域名注冊商,才開始收費,并有了搶注)。當時,全中國有數千人在參與這塊生意,包括很多互聯網精英也都嘗試。

而蔡本人此前除了買電訊盈科PCCW的股票賺到點錢之外,對互聯網毫無了解。他是在香港偶然看到一個報紙新聞,說business.com域名賣了750萬美元。那一天是2000年4月25日。

這一下子激發了他的興趣,“我對用1塊錢賺1塊錢的生意不感冒。一個域名注冊費才200塊,但是好的能賣幾萬,利潤很高。”他決定放下家族的進出口貿易和房地產生意,全力投身此事。

但2000年時,有價值的國際域名幾乎已經被注冊一空,蔡文勝不可避免地交了不少的學費。他一口氣注冊了一兩千個域名,什么類型都有,比如模仿聯想FM365.com注冊的FM86.com,但這種他自以為很好的域名其實并無價值,“結果一個也沒有賣出去”,一下子賠了幾十萬。直到2000 年底,他才知道,域名注冊之后每年還需要續費,如果不續費就會“掉下來”,也就是說,可以重新被注冊,于是他把目光放到了搶注可能“掉下來”的有價值的域名上。

這將面臨兩個問題,一、如何發現有價值的域名;二、發現之后如何保證自己能搶注到。

蔡文勝分別都有一套方法來解決這兩個問題,首先是挑域名。

第一個階段是我把著名的網站、常用拼音、地名做一個數據庫,大概有10萬個,每天到期的域名可能有500個,我從中挑最好的搶注。

第二個階段,國外有網站,專門賣每天掉出的域名,300美元可以買10萬個名單。我怎么挑出要搶的域名?我一般會放入大英百科全書和我的數據庫匹配,這是第一步,匹配出來有二三十個是單詞的,那這個價值就比較大。

后面我更精了,我把這10萬個域名通過程序放到域名注冊代理網站snapname.com的數據庫去匹配,通常有1000多個域名會被人家預訂了,也就是說別人幫我選過一遍了,然后再到域名拍賣網站namewinner.com去查別人愿意出的價格,價格最高的域名價值也最大。比如當時 romantic.com有人愿意出10萬美元,wirelessnet.com有人出到18萬,我就專門搶這些最貴的。

通過這種方法,蔡發現了很多普通人不會注意到的有價值的域名。“你知道bharat是什么意思嗎?bharat.com值多少錢嗎?”蔡文勝幾乎炫耀般地問我們。我們默契地搖頭,他開心地回答道:“‘bharat’是印度的別稱,就像‘sino’是中國的別稱一樣,印度最大的國有公司幾乎都是以bharat開頭,這個域名值幾百萬美元,現在在我手里。”

但一個有價值的域名往往是全世界無數人都會去搶,如何提高自己搶注成功的概率,蔡文勝同樣有極為巧妙的方法來實現,以FM365.com為例。

FM365.com注冊于1999年10月21日,已經放棄互聯網業務的聯想忘了去交費,到2003年10月21日過期,但當時可能有10萬人要想搶注這個域名,如何保證能搶注到?

首先你要了解域名到期之后并不是馬上可以重新注冊,注冊商會保留一段時間,但每個注冊商的規則不一樣,有的可能是第二天,有的要1個月,有的是45天,所以你首先要知道它是哪個注冊商。FM365.com是在NSI注冊的,它的保留時間是70天,所以也就是12月29號可以注冊,只有10% 的人知道這個日子,這就淘汰90%,還剩下1萬人,但你只有萬分之一的機會,所以必須知道具體是幾點幾分掉。如果整天等著,機會很少,我知道NSI是在美國時間中午12點,中國時間是凌晨3點,知道這一點的又淘汰90%,還有千分之一的機會。

注冊域名需要填寫名字、郵箱、地址,通常這個過程大概需要5秒,最開始我先填好,然后直接按F5就可以了,只要1秒不到,概率就比較高,這樣又淘汰90%,這個時候還剩下100個人,還是不能保證你能注冊到,我后來采用程序注冊,每秒提交1000次,這樣概率就提高很多。

我還有幾十個提高注冊域名成功概率的小竅門,比如不能直接用自己的電腦去注冊,因為這樣的話提交的信息要從廈門到上海再到美國,經過太多的節點,速度太慢了。于是,我先租用上海的服務器,后來干脆租用美國的服務器去注冊,這樣速度最快;而且注冊信息也就填寫阿拉伯數字,比如[email protected]。反正這個信息回頭可以修改,最簡單注冊信息比完整信息要少幾百個字節,也會加快提交速度,從而提高成功的概率。還比如注冊域名時,要提交一個dns地址,有一天我寫錯了,注冊商返回給我的信息是dns無效, dns的驗證要花時間,我干脆就不填,事實證明也能注冊成功,這也能節省時間。

后來我在全世界第一個開始通過注冊商的特殊通道來注冊域名,打個比方,原來我們在門外面搶,現在我到了門里和別人搶,我的成功率就更高了,當然這種方法后來也流行開了,但是ICANN對注冊的信道有限制,國外的注冊公司是以量為目標,每次要搶注很多域名,而我只注冊最有價值的域名,集中所有的信道去注冊一個。

最后,我的成功率就從十萬分之一變成了50%以上。

應該說,從2001年到2003年,蔡文勝的域名生意做得相當成功。他大約注冊了5000多個域名,賣了1000多個,而他域名的買家則遍布全世界,比如西班牙一家最大的生物科技公司BIONET.COM就是從他手里買的。期間,所有的域名生意幾乎都是他和一個2001年找來的伙伴完成。后來,中國互聯網信息中心(CNNIC)搞.cn的域名,讓他支持。他光3個字母的.cn就收了2000多個。至今據他自己估計,手中的域名價值上億美元。

“我是個善于找竅門的人。”蔡文勝說,“全中國真正從買賣域名里賺到錢的人不超過100個,我應該是最棒的。”這一點可以從他的第一個生意得到佐證。

1985年,15歲的蔡文勝通過香港的親戚買了一臺三洋8800雙卡錄音機,時價280元。然后開始翻錄港臺的流行歌曲,一天可錄40盒,一盒空白卡帶的成本為1元,翻錄之后賣2.5元,一天可賺60元,后來他把錄音機的數量增加到8臺,每天可以賺幾百塊,這在當時已經是一筆不小的收入,于是他退學專心做生意。

顯然,如果能夠提高翻錄的速度,即可增加收入,蔡文勝將一臺錄音機拆開,發現將錄音機的一個塑料卷盤擴大,就可以提高速度。最后,他的翻錄速度是別人的3倍。 “我做域名很成功,做磁帶生意也做得比別人好,為什么?”蔡文勝說,“可能就是比別人多動了那么一點點腦子。”

創業方法

“南方人創業為什么相對北方人厲害,因為南方人沒有什么大選擇,覺得這個能賺錢就馬上做了。北方人考慮太多商業模式,想得太多,結果沒干出來。最好的商業不要去找商業模式,那都是扯淡……”

拿下FM365.com后,聯想通過中間人找到蔡文勝,提出想花百萬人民幣買回去。蔡因此第一次進入互聯網的中心——北京。“談判到后來,我被聯想的一個副總說服了,把這個域名免費送還。”于是,蔡享受了一把中央領導人的待遇,在一干高管的陪同下參觀聯想。

此后,蔡文勝在互聯網圈中名聲鵲起,他也結交了雷軍等一干朋友。

在2003年以后,蔡已逐漸意識到,買賣域名雖有暴利,但終究只是一個個人生意。不過,域名畢竟是互聯網最基本的應用,通過域名,他又把中國的出色網站都研究了一遍。這時,他發現了hao123.com,首頁上密布著各種網址,流量卻極高,alexa排名達到100名。

蔡講著一口帶有濃郁閩南腔的普通話,在學會用輸入法之前用壞了3個寫字板。當他第一次見到把所有有用網站都列在一個頁面上的hao123時,覺得這正是自己最需要的網站,因為只要把hao123設為主頁,就不用再自己痛苦地輸入網址了。

蔡文勝找了幾個人組成團隊,決定自己也搞一個。當時他手上有3個三位數字的域名870.com、716.com和265.com,先用870.com做,結果做了1個星期,流量就到1天十幾萬。蔡于是更加確信,“這種看似傻瓜的應用正是中國數億普通網民的需求”。

他堅決地把域名換成265.com,并把自己手中的好域名全部導向265.com。到2004年年中,265.com的日流量已經達到近400萬。這時IDG的投資經理找上門來,希望投資265。在北京,他見到了IDG的合伙人過以宏,侃了半天域名生意之后,隔壁的熊曉鴿、周全等都跑過來聽他講故事。不過,“他們對265生意還是只聽懂了一半”,最后,265拿得了百萬美元的投資。

這個估值算不上很高,但蔡是草根站長中第一個獲得VC投資的,這種光環效應讓蔡迅速成為站長們的大哥,更為重要的是,蔡因此而進入了互聯網的主流之中。獲得投資后,265將公司從廈門搬到北京,蔡本人開始與各大互聯網公司有了直接的接觸。

2005年,客齊集的CEO王建碩有一次去拜訪蔡文勝,在蔡的名片夾中發現居然有Google負責投資事務的一位人士的名片,這讓王相當意外,因為265是如此一個草根的網站,與高科技的Google簡直是風馬牛不相及,并且此時Google尚未進入中國。事實上,265是Google在中國的第二個投資,第一個是百度。

“在中國,網址站和搜索引擎是很緊密的結合,高端用戶知道網址,也會打字,可以直接上搜索引擎,但很多低端用戶不知道,是從網址站開始上網的,他們接觸的第一個搜索引擎會決定他將來用什么,這是百度收購hao123、Google收購265的原因,至今每天從hao123上導向baidu的流量達2000萬。”蔡文勝說。

值得一提的是,IDG在找265之前,曾去興寧找過李興平,但是不善言談的李讓IDG投資經理頗為失望,認為hao123流量雖然很高,但創始人缺乏將其做大的視野與能力,IDG這才將目光放在了網址站的第二名265上。

在接受投資時,蔡文勝就計劃收購hao123,然后與265合并,這樣就一定可以做大,“能左右中國互聯網,也能左右搜索引擎”,IDG也認可并購hao123的設想。

但蔡犯了一個錯誤,由于是競爭對手,蔡擔心直接找李興平難以溝通,就通過各種關系側面向李表示收購的意愿,但李全部予以拒絕。2004年8月,蔡忽然發現hao123.com的注冊信息發生變更,9月,蔡文勝親自去興寧找李,才知道hao123已經被百度收購,失去了合并的機會。

不過兩人對于互聯網的認識倒一拍即合。當時蔡已拿到IDG的投資,李興平自覺這種與資本打交道的能力是自己的軟肋,做個人網站局限性太大,兩人可以在其他方向進行合作。

而李興平對用戶的理解和對產品的敏感度讓蔡相當“崇拜”,“他真的有天賦,雖然在一個小鎮里面,但通過互聯網,他對中國各個網站、站長的情況、流量怎么做起來的一清二楚,天下沒有白白成功的。”蔡文勝感嘆道,“hao123就不說了,他做了一個IP138,查詢IP地址,它甚至都不是一個網站,只是一個簡單的網頁,但很有用,1天都有百萬的流量。我認為他是中國互聯網里面很懂用戶的,而我很懂站長,很懂產品。”蔡文勝說。

2004年下半年,兩人就開始悄悄合作,做小游戲網站4399。在4年多的時間內,4399主要提供免費的flash小游戲服務,沒有很多的贏利。2008年,網頁游戲市場開始爆發,4399也開始引入網頁游戲,憑借之前積累的人氣,迅速開始贏利。[添加導師ceo244教你如何互聯網創業]有大公司和投資商找上門希望買4399,蔡文勝與李興平商量決定不賣。2009年,兩人在廣州成立團隊,正式將4399商業化運營。

直到今天,4399的決策由兩人共同商量,產品的事李興平說了算,商業發展、人員配置管理以蔡為主。李待在興寧老家,蔡通常在廈門,平時通過QQ和電話溝通,一兩個月碰一次。蔡計劃將4399的大本營放在廈門,他曾考慮過搬到北京,但后來“還是覺得廈門好一點,不浮躁,可以踏實地做好一些事情。待在上海北京這樣的大城市里,容易忽略二、三線城市以下網民的需求”。

目前擁有上億用戶的4399定位為國內最大中文游戲發行平臺,其中網頁游戲注冊用戶1200多萬,每天新增用戶近20萬,每日流量1600萬,平均同時在線80萬,月收入達到千萬,盛大、巨人等大公司都開始與其合作。

一個有趣的問題是,無論是hao123還是4399,其頁面都極不美觀,這讓互聯網精英們無法理解,為什么這樣的網站能夠獲得這么大的流量,其成功的原因是什么?

“中國的普通互聯網用戶相對低端,對他們來說,互聯網越簡單越好。我曾做過實驗,我讓五六歲的小孩同時玩4399和其他小游戲網站的游戲,一個星期之后,他會更喜歡使用4399。”蔡文勝說。這多少和當年李彥宏對hao123的評價類似:“hao123簡單到讓人無法超越。”

投資原則

“傳統生意教給我兩件事:第一,有用戶就有價值。看店面好不好就是看人流,有人流就說明人家喜歡到這來,就可以賣很多東西。第二,商業的敏感度和決策速度。我做決定非常快,有些重要的投資半小時敲定,錢就打過去了。”

2005年4月,蔡文勝個人出資包下全部食宿,在廈門連辦兩天“中國互聯網站長大會”,邀請了國內流量最大的150名個人網站站長參加,其中包括龐升東、姚勁波等日后獲得巨額風險投資的人。這一屆的站長大會也被認為是個人站向商業站轉型的標志,而此后的蔡文勝則隱隱有站長盟主之勢。盡管日后他承認,第一次站在臺上演講時,“腿都是哆嗦的”。

“在我開始搞站長大會的時候,個人站長的時代就過去了。這不是說中國以后就沒有站長了,而是說今天個人再重頭做一個網站做到全國出名,有幾千萬用戶已經不太可能了,很多個人站正在商業化,并取得了成功。”而蔡文勝就是重要的推手。

2005年底,參加過第一屆站長大會的Chinabbs創始人王定標找到蔡,想買一個更好的域名。蔡和他聊了幾個小時,對Chinabbs 的整個發展提出一系列的建議,王定標十分認可,就邀請蔡做股東。Chinabbs的投資商也是IDG,IDG對此并不反對,蔡就把daqi.com送給了 Chinabbs,加上他的想法、資源入股,成為了大旗網的股東。

另一位參會者58.com的創始人姚勁波也曾是一位成功的域名投資者,與蔡文勝私交很好。2005年他創辦58同城時,蔡也很看好分類信息網站這個方向,就投資入股。此外,蔡也經常在服務器、帶寬、域名等方面給一些更小的網站以幫助,不過通常并不占股。

2007年在賣掉265之后,蔡文勝認為自己已經基本獲得了成功。除了4399外,天使投資變成蔡文勝的主要興趣。蔡做投資有兩種方式。

1. 網站本身已有很大的用戶群,通常要達到千萬級,“有用戶就有價值,用戶量達到千萬說明已經初步成功”,這種認識就源于蔡文勝早年做服裝生意的體驗。蔡文勝也形成了對網站價值的判斷標準,“只要有足夠的用戶,就一定能找到商業模式,只是能做多大的問題”。“有些東西是不能支撐很大的,要知足……”

2. 蔡自己看到市場有什么需求,認準一個方向,就會主動組織團隊。比如美圖秀秀就是蔡認為普通網民需要一個傻瓜版的photoshop處理圖片,這個可以輕易做出各種各樣效果的圖片處理軟件是在2008年增長最快的互聯網應用之一。

但蔡文勝最鮮明的投資特色或許并非是以上兩點,而是“快”。他通常都是在很早期的時候發現有潛力的項目,然后迅速做出投資的決定,“我投資決策很快,有時候半小時就定了——不是說做決定,而是把錢打到對方賬上。”顯然,與VC機構的漫長的談判、調查、法律簽署相比,這種快速的投資具有極大的吸引力。

這同樣來自蔡早年做服裝生意的經歷,“當別人用10塊錢的價格訂1000條褲子的時候,一定要在極短時間內判斷自己是否能用9元的價格進到貨,否則商機瞬間就會失去”,這種快速決策的前提是對信息的全面掌握和敏銳感覺。

蔡文勝從來都是一個善于學習的人,他在做每一件事之前幾乎都會做大量的功課。2003年做265之后,他將當時站長云集的k666.com 上的幾萬個帖子從頭看了一遍,從而了解了幾乎所有主要的個人站的情況,當他接觸IDG時,他把這個公司的歷史、各位合伙人的情況都摸了個遍。自然,當他自己開始做投資時,他在決策之前就已經對看重的公司做了充分的研究,并閃電般地開出對方無法拒絕的條件。

與此同時,蔡文勝同樣有嚴格的投資紀律。他的原則是不超過200萬元,“我只做前期投入不是特別大的事情,如果要靠燒錢才能做大的,我不會做,當然,如果能吸引到VC那就另外一回事。”4399的投入不到100萬元,傻瓜圖片處理軟件美圖秀秀則幾乎都沒有什么推廣成本。他和李興平曾經一起投資一個視頻網站,因為需要的投資太大,很快轉賣給了他人。

對于他所投資的公司,蔡都有明確的步驟安排:首先考慮做的東西對網民是不是有用,能不能抓住幾千萬用戶,有了幾千萬用戶之后考慮先讓它賺錢,然后第三步再考慮能不能做得很大,甚至做成上市公司。

下一個大生意

“1998年到2003年,是中國互聯網的精英時代,都是拷貝海外的模式;2003年到2008年,網民從幾千萬達到3億,是大眾時代,這個階段土鱉超越海龜;而2009年到2014年,中國的網民會從3億增加到6億,這將是全民互聯網的時代,機會有很多。”

現在,蔡文勝每天中午12點起床,然后開著自己的保時捷SUV到辦公室,一根根地抽中華煙,泡上好的大紅袍喝茶,然后上網去各個論壇和QQ 站長群里看看大家在聊什么話題,再電話給自己投資的公司指點一下方向。看似很輕松的他其實仍然在思考自己的下一步的方向,他并不掩飾自己的野心。

“不能說我被低估了。因為我確實還沒有做成大事業。人的價值有兩種,一種是浮在臺面上的,另一種是會慢慢積累,但會嬗變成一個大東西,我覺得我的積累期還需要時間。”蔡坦言。

盡管現在蔡文勝花在域名投資上的精力只有1%,但說起域名,他仍然滔滔不絕,他了解中國所有知名網站域名的故事,很多域名也與他息息相關。比如g.cn是他賣給谷歌中國的,如果陳一舟不是受到蔡文勝的影響,可能就不會后來去搶注開心網的域名kaixin.com。他時不時要曬一下自己收藏的經典域名,比如Romantic.com,“這個沒有百萬美元是不賣的”。“我還收藏了中國上千個地方城市的域名,足可以搞一個地方門戶聯盟”。

而域名,很可能還是他下一個大生意展開的基礎。

2014年7月初,一位美國的域名投資者專程飛往廈門拜訪蔡文勝,Mr. Cai在國外的域名投資者中名氣很大,這位投資者問蔡,他手中有那么多有價值的域名,為什么他不做域名停放(Domain Parking)?

蔡坦言,中國的企業對品牌的認知度還不是那么高,而且點擊作弊比較多,做域名停放的時機尚不成熟,但他預計未來三至五年,這一市場將會逐漸成熟,而這也可能會讓他手中域名產生源源不斷的收入。

所謂域名停放,主要是利用域名帶來的訪問者達到廣告點擊,從而獲得收益,在國外,這是一個極大的生意,每年市場規模以十億美元計,據蔡文勝估計,Google每年要分幾億美元給域名停放。顯然流量越大的域名價值越大,包括帶有很好關鍵詞的域名、被搜索引擎收錄的域名、曾經建過站的域名、和著名域名接近的域名、同名不同后綴的域名等是最適合做域名停放的。

而蔡文勝手上有大量這種域名,比如和sohu.com很接近的shou.com,攜程的拼音域名xiecheng.com,網易的拼音域名 wangyi.com,這些域名有著不小的流量。比如xiecheng.com每天有超過1800個點擊,“打開這個網址的人一定就是要找訂房間、訂機票,就是攜程的目標客戶,百度上的關鍵字點擊1個是5塊錢啊,攜程雇那么多人在機場發卡,成本是很高的,這1800個潛在的用戶他們卻不要,實在是……” 說到這里,蔡文勝不禁大搖其頭,“不過我現在一家家去談也不合算,教育市場太辛苦了,還是等市場起來再做吧。”

“我現在的想法還是先把4399做成最大的游戲平臺,另外我也會關注與傳統產業結合的電子商務、無線互聯網,這兩個是全民互聯網時代最大的機會。” 蔡打開自己的ThinkPad筆記本,桌面上就是他自己寫的4399商業發展計劃書。

“有那么多用戶,怎么會擔心商業模式呢”

美國互聯網的發展有3個階段,1995至2000年,是雅虎時代;2000年以后,是Google時代;到2005年開始,是MySpace、YouTube和facebook的時代了。

雅虎的雛形是楊致遠的個人收藏夾,它解決了早期互聯網找信息難的問題,但有兩個問題,第一,雅虎主要依靠編輯人工來分類,但當互聯網的信息量越來越多時,再多編輯也是不夠用的;第二,雅虎的排名不科學,并且很多網站消失后,鏈接無法及時去掉。

Google就解決了這個問題,它用機器找網站,只要這個網站有信息,有鏈接,有流量,就會被收錄;第二,Google有一套科學的排名算法,通過幾百個參數確定網站的排名,所以能戰勝雅虎。

2005年以后,就進入MySpace、YouTube和facebook的階段,為什么它們能超越Google呢?因為Google雖然很好,但與用戶無關,用戶沒有參與感,互聯網的精髓是互動, MySpace從音樂開始,YouTube從視頻開始,而facebook是真正的以用戶為中心,用戶既是使用者,又是創造者,比MySpace和 YouTube更進一步。

中國的互聯網行業與美國有時間差,一般是3年,美國出現什么新網站,中國會很快拷貝過來,但是一開始只是在高端人群,3年后才會真正開始爆發流行。

中國的互聯網從1998年才真正開始,張朝陽這些海龜把美國的東西搬到中國來,當時只有幾百萬網民,這些用戶都是精英,所以能接受美國的東西,這是精英互聯網的時代。

2003年后網民迅速從幾千萬突破一個億,進入大眾互聯網時代。因為互聯網已經到普通老百姓,三大門戶、騰訊、百度和淘寶都開始成功了,包括暴風、迅雷也開始起來了,這時候土鱉開始打敗海龜,因為土鱉更了解這三億網民的需求。

2008以后就是全民互聯網,接下來幾年,中國的網民會增到6億,里面有很巨大的機會,甚至很多產業都會改變。

我一直有一個理念,網站只要有用戶就有價值,當然量級要是幾千萬,有了用戶,就能找到商業模式,你找不到,別人也會幫你找。Twitter 的創始人前一陣子說:“全世界最搞笑的事就是問我Twitter的商業模式是什么,我有那么多用戶,怎么會擔心商業模式呢?” 我太認同這句話了。當然有用戶和商業模式,不一定能做到騰訊那么大,那還要有很大的造化。

雷軍眼中的蔡文勝

2004年我很看好hao123.com,想投資它,但李興平不善于和人打交道,所以我就找265.com。我記得第一次聯系上蔡文勝是晚上8點多,兩個人聊得很愉快,非常投機,在電話里就聊了一通宵。我極力建議他來北京,因為這樣機會更多,后來IDG投資他,我就沒投265.com。

我覺得蔡文勝身上有幾個明顯的特點:

1. 早期互聯網公司的創始人大都是精英階層,但蔡文勝來自草根,他本人也是互聯網里面對草根用戶理解最深的人。

2. 學習能力很強。蔡文勝琢磨問題非常透徹,對每一個問題都會做大量的研究分析,他研究的方向可能并不很大,但在這些方向里面他是絕對的專家。

3. 蔡文勝很善于交朋友,他來北京之后和大大小小的互聯網公司老板都有接觸。互聯網是個網狀結構,人人為我,我為人人,誰善于交朋友就意味著誰就有更多合作的機會。這一點在蔡文勝身上非常明顯,這也是很多創業者比較忽略的。

4. 很多站長賺了點錢就容易滿足,但蔡文勝卻很享受做事的過程,很喜歡甚至很執著地做事,這很難?得。

中國從草根站長做起,真正成功的也就蔡文勝、李興平、龐升東等少數幾個人。目前的互聯網上市公司中,還沒有真正完全從草根做起來的,這也是蔡文勝他們接下來需要跨越的一道關。他現在做4399游戲平臺,我很看好,我覺得他完全可能IPO獲得更大的成功。

Smilie Vote is loading.

轉載請注明來源:米米地域名 » 蔡文勝的域名創業故事,一個草根的逆襲

分享到:更多 ()

評論 搶沙發

  • 昵稱 (必填)
  • 郵箱 (必填)
  • 網址

中立但有態度 不炒作 不忽悠

聯系我們爆料投稿
武磊西甲比赛回放